<nav id="dwix9"></nav>
  1. <th id="dwix9"></th>

    1. 官微

      微信服務

      新浪微博

      下載客戶端

      中國軍視網APP

      iOS版

      中國軍視網APP

      安卓版

      久久香蕉国产线看观看亚洲小说

        <nav id="dwix9"></nav>
      1. <th id="dwix9"></th>

        1. 下載手機客戶端

          首頁 生活正文

          2022-03-16

          中國軍視網

          孔令娟

          張仕渠 崔東浩 鄧榕乙

          新疆軍區 英沿前哨

  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×
          打開微信,點擊底部的“發現”,
          使用“掃一掃”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。

            托木爾峰,海拔7443.8米,是橫亙新疆天山山脈的最高峰,在維吾爾族語里是“鐵峰”的意思。新疆軍區庫爾干邊防連英沿前哨班地處托木爾峰南麓,駐守在這里的一代代官兵用青春和熱血在高原上譜寫了“堅韌不拔、迎難而上、勇攀高峰”的托木爾峰精神。

                  哨所有棵“老云杉”

            清晨的第一縷陽光透過云層給天山托木爾峰罩上一層朦朧的輕紗,四級軍士長劉強在英沿前哨里像往常一樣開始給營區的云杉澆水。今年是劉強來到這片高原的第十六年,因為在哨所待的時間最久,又最愛在營區種云杉樹,大家都親切地稱呼他為“老云杉”。

            哨所地處天山深處,距離最近的縣城也有200多公里,途中還要翻越兩座4000多米的雪峰。2006年,電視劇《士兵突擊》在全國熱播,列兵劉強不止一次問自己:“如果我到了草原五班,我會做什么有意義的事呢?”那時的他,沒有找到答案。

            2010年,連隊要選派官兵進駐前哨。那時候哨所只有幾間由鋼板搭建而成的板房,風呼嘯著不分晝夜地從四面八方灌進來,這對剛進駐的官兵來說,適應嚴寒無疑是首要挑戰。板房外是“風吹石頭跑,天上無飛鳥”的荒涼,哨所內是“白天兵看兵,晚上數星星”的寂寥......相比“草原五班”有過之無不及,這讓劉強一下子找到了答案,他沒有絲毫猶豫第一個報了名。申請書上他堅定地寫下幾個字:立志邊關書壯志!

            從到哨所的那天起,劉強就在心里暗暗發誓,要將這里變得像家一樣溫暖?!耙豢醚叫“讞?,長在哨所旁......”一個午后,劉強哼起入伍時在火車上聽的歌兒,看著空蕩蕩的營區,突然找到了“許三多式”有意義的事——種樹。挖坑、栽苗、培土,他小心翼翼地將云杉樹苗種在了板房前,一推開窗戶就能看見。

            然而,春天種下的云杉最終沒有活過那年冬天。劉強并沒有放棄,他開始查閱書籍,虛心向老鄉請教。第二年一開春,劉強便趕忙找來樹苗種下,給樹苗埋土蓋草、包裹涂白、定時澆水,天氣轉涼就用廢舊的棉衣裹在樹根周圍,大雪紛飛就把雨衣披在樹苗身上.....幾個月后,兩棵云杉先后抽出新綠,哨所的綠色希望也跟著發了芽。那天晚上劉強做了一個夢,夢里哨所的云杉枝繁葉茂生機盎然.......

            “對我而言種下的云杉不僅是一顆樹,更是陪伴我在這片孤寂土地上共同斗爭的無言戰友?!泵慨攷聭鹗渴煜ど谒鶗r,劉強總是這樣介紹他的云杉樹。

            又到一年退伍季,哨所幾名老兵面臨復退,臨別之際,大家滿懷不舍地在云杉樹前合影留念,撫摸著昔日并肩作戰的“老友”,回憶瞬間涌上心間。一天,劉強收到了一張照片,那是退伍老兵在云杉前的合影,他取出了一個被磨得光亮的鐵盒,將照片放進去,這是第21張了呢......

            追星星的兵

            如果你問中士徐興高原最美的是什么,他會毫不猶豫地回答:是星空。

            對于星星,徐興有著說不清的情愫。徐興的舅舅服役于新疆軍區某旅,在他兒時的記憶中,舅舅一年只能見一次,少有的相聚時光里,舅舅總會摸著他的頭講起那片令他著迷的星空,“有一種星空像大海一樣寬廣,可以跨越冰川雪山,見過的人都會愛上?!痹诰司说拿枋隼?,那片星空也悄悄藏進了徐興年幼的心里。

            2015年,徐興為了追尋心里那片星空毅然做出赴疆的決定。他如愿來到邊防連,也見到了舅舅口中的皓月繁星。

            可心之所向的地方并不像想象中那么美好——強烈的紫外線將官兵的臉頰灼得通紅;寒風席卷著山間的沙礫,如刀割一般打在臉上;這里的山太靜了,靜得讓他感到恐懼……他不喜歡這片星空了,他想要離開這里。于是他撥通舅舅的電話,在電話那端,舅舅和徐興打了個賭:他會愛上這片星空。

            一年的時間,短暫卻又漫長,年輕的面龐隨著時間的流逝變得成熟冷峻,徐興被連隊選中補充進前哨班擔負巡邏任務。

            第一次踏上巡邏路,峭壁、冰河、亂石堆無不考驗著徐興和他的戰友們。隨著海拔逐漸升高,空氣越發稀薄,每向上挪動幾步,就得停下來歇歇腳、喘喘氣。他們經歷過艱難的跋涉,終抵界碑。

            “身前一座碑,身后萬重山,當你看到界碑這一刻,你才會真正感受到‘中國’兩個字的分量有多重!”班長劉強對徐興說道。徐興突然意識到,自己的內心早已愛上這片熱土。

            那天晚上,徐興抬頭看著夜空,只覺得星星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美,他在日記里寫到:“這片星空下的每一寸土地都值得熱愛?!?/p>

            “賭約”時間將近,徐興再一次撥通舅舅的電話,舅舅問他:“明年留隊嗎?”

            徐興回想起耳邊駝鈴聲,老兵親吻鋼槍,把不舍的熱淚灑在地上的情景;想起秋風漸起,大棚里采摘瓜果,溢出籃子的喜悅幸福;想起站哨夜里戰友溫暖的陪伴……“留!”徐興望著星空,目光堅毅而有力。

            高原上的“中國石”

            巡邏歸來,在連隊蹲點的副教導員艾尼瓦爾江·亞森用油漆在一塊石頭上作畫,最后一縷陽光落下時,天山深處的石壁上,一面五星紅旗耀眼奪目。

            常年的高原生活讓艾尼瓦爾江的頭發逐漸稀疏,指甲凹陷發紫,黑色深深刻入面龐,形成邊防軍人特有的“高原黑”。

            邊關冷月,守防艱苦也甘甜。對艾尼瓦爾江來說,最幸福的事情就是工作之余在山上尋找漂亮石頭。兒子出生那天,艾尼瓦爾江給兒子準備了一份特殊的禮物——一塊“中國石”和一封信。

            “親愛的兒子,作為父親我為缺席你的成長向你道歉,可爸爸是中國軍人,祖國的土地需要爸爸和很多很多的戰友像石頭一樣去堅守......”艾尼瓦爾江把禮物藏進櫥柜,他說,他有一個夢想,希望兒子長大看到信后,也來這里當兵,像“中國石”一樣鉚在這片高原上,接替自己守護這片國土。

            妻子曾對艾尼瓦爾江說:“高原又苦又累,當兵的那么多,又不缺你一個,你頂多算是‘強軍路上的一塊小石頭’,還不如回家過日子?!?/p>

            “只要祖國需要我,再平凡的小石頭也能閃閃發光?!卑嵬郀柦f。駐守在這里的邊防軍人,就像屹立祖國邊關的石頭,他們內心裝著祖國壯闊山河。

            夕陽下,哨所旁,紅色的“中國”大字在雪山和余暉的映照下,熠熠生輝。



          每月榜單
          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