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av id="dwix9"></nav>
  1. <th id="dwix9"></th>

    1. 官微

      微信服務

      新浪微博

      下載客戶端

      中國軍視網APP

      iOS版

      中國軍視網APP

      安卓版

      久久香蕉国产线看观看亚洲小说

        <nav id="dwix9"></nav>
      1. <th id="dwix9"></th>

        1. 下載手機客戶端

          首頁 文化正文

          2022-02-26

          解放軍報客戶端

          孟路

          書法 軍旅

  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×
          打開微信,點擊底部的“發現”,
          使用“掃一掃”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。

            回顧中國書法史,軍旅書家多以“雄強”“遒勁”之筆展現軍人的血性膽氣、雄健豪壯,這種風骨為尚的獨特氣質,正是中國文化精神特別是軍事文化精神的生動體現。

            風骨,歷來為人們所重視,既可評價于人,又可反映于事物的精神氣度。風骨用于評價人物,主要指信念堅定、持守情操、豪邁曠達等特質;用于品鑒書法,主要指剛健挺拔的骨氣、高尚昂揚的情感、超凡拔俗的才情和個性風格。

                  先進軍事文化品格對軍旅書法風骨的塑造

            中國書法藝術審美是多維的,神采、氣韻、格調、風骨、妍媚……這些審美之維分別含蘊了不同的審美內涵。軍旅書法跨越時代久遠,藝術成就突出,在中國書法史上具有獨特的地位。歷代戎馬征戰的著名書法家,留下了無數具有瀟灑清澈之風、錚錚不屈之骨的書作。如顏真卿的《祭侄文稿》《裴將軍帖》,詩人陸游的《題醉中所作草書卷后》,黃道周、倪元璐大節凜然發于翰墨,特別是岳飛血性忠誠熔鑄的“還我河山”,我軍老一輩戰將豪情萬丈的書作等,那種“胸中磊落藏五兵”“勢從天落銀河傾”的氣勢,無不堪稱風骨的典范。他們是軍旅書法風骨品格的實踐者,具有典范的意義。

            當代軍旅書家把革命軍人氣概熔鑄筆下,以風骨融匯各種元素,貫通于創作和欣賞的多方面實踐。他們對軍人風骨的弘揚,緣于其生長土壤、文化氛圍、引領書家等多種因素,其中最根本的是先進軍事文化品格對書法創作的深刻影響。軍旅書家在部隊生活中錘煉的性格、氣質、品德、意志、情感、理想等,一旦與書法創作相遇,便在無形中與作品的筋骨血肉融為一體。

            忠誠、愛國、智勇,是革命軍人的重要精神特質,也是我軍先進軍事文化的重要品格。二十世紀八十年代以來,全軍先后舉辦10余次書法展覽,都在主題上對這些精神特質有所強調。特別是2016年以來連續舉辦4屆的“鑒古開今”書展,設立“軍之魂”“兵之道”等系列主題,突出了“強軍”這個具有非凡時代意義的內涵。文辭之“意”影響墨韻之“境”。書法的筆墨風采與思想主題相契合,提升了軍旅書法風骨的精神高度、意境層次。

            當代很多優秀軍旅書家尤具“書以載道”的格局和擔當,不囿于自己狹小的筆墨世界,而是很看重書法的精神價值和社會功用。他們進行創作并非單純的遣興之舉,而是以筆墨為強軍鼓與呼。他們創作的書法作品,既是書法鑒賞的對象,又是詮釋主題、品鑒文學、無言之教的載體,對于培根鑄魂的作用,就像為刀劍的鋒刃加鋼淬火一樣。

              當代軍旅書法風骨的主要特征

            軍旅書家雖然均看重風骨氣度,很多作品都蘊含著這一共性美感特征,但共性中仍可見不同的個性特征。綜觀二十世紀七十年代末以來有成就的軍旅書家,依照他們對風骨審美追求突出的特點,大體可分以下幾種:

            一是追求“精神超邁”。當代軍旅書法書寫的是時代理想,具有浩然、健動、飛騰等陽剛美的特點。例如,我軍著名書法家、中國書協第一任主席舒同,在硝煙洗禮和翰墨濡染下,形成了氣象正大、風度弘毅的“舒體”?!笆骟w”字瀟灑圓秀,彎弓盤馬,沉雄峭拔,恣肆中見逸氣,蘊含著歲月崢嶸、將軍氣度和泰岳氣象。

            二是追求“鐵索動勢”。例如,軍旅書法家李鐸的行草書,激情落墨,慷慨成書,以盤絲屈鐵、動勢強烈而獨具一格,散發著一股凜然不可犯的正氣。尤其是他的巨幅大字作品,有著鐵索蹈空、一瀉千里的動感,顯示出軍人“冷的鐵索熱的血”之血性膽氣。

            三是追求“蒼潤肅穆”。軍旅書法古老而久遠,具有深厚的歷史感,講究繩墨宗古、字風純正。例如,軍旅書法家夏湘平的隸書,被稱為“漢魏精神的遺響”,用筆藏鋒隱骨,沉厚圓勁,凝重老辣,透出追思傳統、體悟蒼茫、融入時代的“高逸”。這是軍人而不是一般文人所追求的美學理想。

            四是追求“果敢之力”。軍旅書家創作時像進入戰斗狀態,凝神聚力、瞬時迸發,呈現力透紙背、強壯剛健的筋骨氣力。例如,一些擅長草書的軍旅書法家奮筆草書時,筆尖入紙、逆流而上,似硬弩欲張、鐵柱特立,奇崛而通達,線條就像箭在弦上,躍動著生命的氣息。

            五是追求“骨清神潔”。軍旅書法不是簡單的氣勢威猛,也不僅僅是字的造型和筆力,而是骨氣峻潔,透著貞守氣節、忠直耿介的道德人格氣象。例如,一些在隸書上頗有建樹的軍旅書法家,心悟雅趣,錘煉出勁拔圓渾的篆書與方折清剛的碑版意趣融合的隸書,作品碑簡兼容,清朗爽逸,讓觀者神骨俱清。

            六是追求“沉著質樸”。軍旅書法講究不事雕琢,平實內斂而蘊含雄渾的力量。比如一些軍旅書法家在楷法上力追唐人的純熟技法,險峻中有沖和,透出為人耿直、古道熱腸的厚重,顯示出軍人質樸的本真。

            七是追求“武者文韻”。軍旅書法多以劍膽琴心發為翰墨,力在字中而神溢字外,在顯性的氣勢美之外還有隱形的韻致美。他們的書寫飽含大眾情懷,追求雅俗共賞,既有軍人的剛健爽勁,又能寫出古代文人的靜美雅趣,使人感到脫去威嚴后的親和,頗具時代風華。

            從整體上看,當代軍旅書法有著自己獨特的精神面貌。從一定意義上講,軍旅書家寫的就是軍人魂魄、強軍風骨,在“為強軍服務、為基層服務、為官兵服務”和面向大眾的文化實踐中發揮了重要作用。

            軍旅書家對書法風骨的錘煉

            人的性情是復雜深邃的。書寫者只有找到與之相呼應的點畫造型,作品才能表現出相當的風神骨氣。書法用筆在藝術表現上,張揚與蘊藉,蒼茫與精微,雄壯與優雅,豪邁與嚴謹,灑脫與持重……具有復雜多重的矛盾關系。很多當代優秀軍旅書家在對傳統技法堅持不懈的學習、吸納與實踐中,提升筆墨駕馭能力,從而用剛柔相濟的藝術語言實現了“風骨”的美感呈現。

            首先是磨礪“骨法”?!坝霉P骨鯁”而不能“筆跡困弱”,是書法風骨的要義之一。明代書法家豐坊在《書訣》中說:“書有筋骨血肉。筋生于腕,腕能懸,則筋骨相連而有勢。骨生于指,指能實,則骨體堅定而不弱?!币馑际钦f,骨貴勁健而筋貴靈活。欲求點畫之勁健,功在實指,毫無虛發,墨無傍溢;欲求點畫之靈活,功在懸腕,縱橫無礙,提頓從心。同時,他也提到了點畫勁健需要與水墨搭配,才能有血有肉,神完氣足。

            其次是參悟“兵法”。文字書寫與兵學武藝一脈相通。相傳漢相蕭何第一個把兵法中勢、法、陣、思等基本概念引入書法中。不少當代軍旅書家潛心參悟兵法與筆法的關系,從中多有獲益。比如,參悟“兵以勢勝”的制勝機理,營造字勢屈伸自如的活筆活勢,立起全篇骨干;領悟用兵“欲擒故縱”的原理,掌握行筆欲左先右,欲抑先揚,欲進先退,獲取字形俯仰的筆意;借用作戰中“速度”和“節奏”的思想,熟悉搖筆、掠筆、戰筆及疾澀等,練習草書中的飛白線條,產生蒼茫、質樸、遲澀、遒勁等審美效果。

            再次是修煉“心法”。很多優秀軍旅書家重視培養對生活和自然的藝術敏感,通過觀察與軍事活動相聯系的各種物象,提高對自然物象進行抽象化、藝術化概括的能力。比如,李鐸在成都楊升庵祠看到一棵藤蘿,當即展紙寫生,此后就以古藤為師,擬其蒼老枯健、跌宕遒連之美。解放軍文化藝術中心的書畫輕騎隊前往高原邊防部隊,走進演訓場體會練兵備戰的火熱場景,走進哨所感悟“立馬昆侖”的精神風范,置身邊關熏染“鼓角爭鳴”的滄桑韻致。很多輕騎隊員受這樣的環境感染,在創作時自然進入一種返璞歸真的書寫狀態,達到“外師造化”與“中得心源”的高度融合。

            新時代的藝術創作必須高揚時代精神,讓作品充分展現“有筋骨、有道德、有溫度”的特質。躬逢盛世的軍旅書家,當以充溢風神骨氣的書法作品,賦予載道之文以生命,讓軍旅書法更好地發揮鑄魂育人的獨特作用。

          每月榜單
          用戶評論